根據美國《洛杉磯時報》1月14日署名評論,美國國務卿克裡認為,和平談判就像是騎自行車一樣:無論進展速度有多慢,都必須保持向前的移動,因為如果嘗試停在那裡不動,就很容易掉下來。克裡將這個“自行車”原理運用在他解決三大國際難題上:伊朗的核問題,敘利亞內戰以及巴以衝突。儘管目前克裡還沒有在任何一個問題上取得突破,但是至少他在努力保持推進他們。
  在美國和伊朗的對峙中,談判專家們一直到去年11月24日的最後一刻才敲定伊核協議的細節。該協議要求伊朗承諾停止進行5%濃度以上鈾濃縮,並且不再增離心機,從而停止運用於武器製作。
  雖然該協議要到下周才會生效,但達成協議的事實還是讓美國談判代表信心大增,他們相信下一階段將達成一個更為長期的協議,能夠確保伊朗的核項目將不會是一種威脅。
  約翰·蘭伯特是52位曾被伊朗挾持的美國外交官之一。約翰說:“經歷了34年的對峙,我們能夠坐下來,有個持續的並且文明的談判,這本身就是一種進步。 談判很可能談崩了,但是它沒有。”
  在敘利亞的內戰中,克裡的進展就更難丈量。他一直在準備1月22日在瑞士的蒙特勒市舉行的和平大會。但是大會並不能帶來太多的和平。
  美方作出讓步保證不在大會中討論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去留問題。但是一些實力強大的反政府武裝說他們不會出席和平大會,以免主張阿薩德的勢力。
  所以,克裡和他的談判專家們降低了他們的預期。克裡13日稱 :“萬事開頭難,我們總是需要一些時間去應對這些困難的。”
  這輛“外交自行車”騎起來還是相當的不穩定。美國總統奧巴馬最終沒有對敘利亞發動武力打擊,又因為派系鬥爭而停止了對反對派的資助。美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少。
  在巴以和平談判上,克裡開啟他第一個在耶路撒冷的平談判任務時,他成功的幾率幾乎為零。無論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還是巴勒斯坦權力機構領導人阿巴斯,都並不熱衷於這個談判。但是克裡還是成功的推進內塔尼亞胡重申巴勒斯坦應該作為一個獨立國家進行談判。而巴方的談判代表賽義卜·埃雷卡也表示他開始相信達成一致的可能。
  似乎這位比較冷酷的國務卿已將自己置於全世界最棘手的問題之中。伊朗的核計劃不能再拖,敘利亞的悲劇不能再等待,而巴以衝突也是時候解決了。
  但實際而憤世嫉俗的民眾也提出自己的質疑,克裡如此專註解決中東問題,其成本和回報是否合理呢?
  如果敘利亞的和平大會不成功,美國和其首席外交官的國際影響力是否會受到影響?
  如果克裡幾個月來在巴以衝突上的努力毫無結果,對於解決其他國際重要問題,例如中國和其鄰國的關係,或者氣候變化中很多未能定義的問題,克裡現在是否是在浪費時間呢?
  當作者把這些問題遞給克裡助手的時候,他的反應很是生硬,並且反問作者:“有什麼備選方案麽?”
  或者,用克裡自己的自行車理論來解釋,在這個無序的世界里騎自行車,一點點的前進都好過停在原地。
  (原文作者系洛杉磯時報華盛頓評論員多伊爾·麥克馬納斯)
  (來源:中國日報網 中國日報記者 趙艷蓉?編輯:劉夢陽)  (原標題:美媒評論:克裡在中東外交上的“自行車理論” - 中文國際)
創作者介紹

新居入伙

yb90ybjb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