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良
  李春良mSATA著 長篇小說
  全書以柳城女子交警中隊的一群女警的成長為主線,描寫她SD記憶卡們在一年四季中不同的生活和工作狀態。故事從始至終讓這群年輕的女警都處在極度的緊張狀態之中,但她們執著堅定,敢於擔當,以自己的嬌弱之軀對抗殘暴,她們熱愛生活,愛崗敬業,敢愛敢恨。她們或少年老成善於思考,或外表嬌弱內心剛強,或風風火火潑辣幹練,或溫婉可人感情豐富……但她們又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對祖國、對人民的忠誠。
  一片汪洋的路口變得越來越闊大了,昏沉中的景莉被嚴闊許月們的哭喊聲叫醒,再抬起頭來時就有了這感覺。她向樓上的隊員們揮揮手,示意她們,我很好,還沒被洪水嚇昏過去。她沒有說話,嘩嘩的雨,會把一切吞沒掉的。她感覺自己的嗓子幹得像能點著火,便雙手伸到外面接了一捧雨水,閉上眼睛竹北買房喝下去,味道還不錯,最起碼比想像的要好,她又伸出手接了一捧,她沒有看雨水是否渾濁,但肯定要比腳下的洪水乾凈。
  現在洪水已超過了3.1米,崗亭里自己腳下的水也沒過腳踝,有十幾釐米了吧。隨著每一個波浪的涌動,景莉已明顯感到崗亭的晃動。她沒有原來想像的那樣害怕,她想生死攸關時,自己一定會手忙腳亂,哭天喊地,大腦遲鈍,思維停滯,發獃發傻,然後任由洪水宰割。然而她沒有,她對自己的沉著冷靜很滿意。是的,她的隊員大部分都在不遠的地方焦急而密切地關註著自己,她不能也不應該表現得那麼狼狽,她是當年警官學院培養出來的優秀學生,雖然覺得自己還租屋算不上高材生,但也僅僅差那麼一點點而已。當年,高志曾表白過,她吸引他的正是那種與眾不同的沉穩與睿智,現在她要憑著她的沉穩與睿智來戰勝洪水,為自己尋求一線生機了。
  “親愛的高膠原蛋白志,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當又一波洪水打過來時,景莉聽到了崗亭咔咔的聲響,那根50釐米粗的鋼管似乎支撐不住了,劇烈地搖晃了幾下。對面的樓上又是一陣哭喊。見雨小了許多,景莉拿擴音器喊我很好,你們別擔心!
  水,隨著崗亭的搖晃,已經沒到小腿了,景莉趟著水打開崗亭的拉窗和門。開門時由於水的阻力,很費勁兒,然後她感到自己的手在發抖,身體也在微微地抖。然而她還是故作輕鬆向樓上揮了揮手,回到崗亭里坐在椅子上深深呼吸了幾口帶著泥土腥味的潮濕水氣。她從兜里掏出包著塑料袋的手機和手持台,可一琳她們還是聯繫不上。如果一琳、麗茹、文靜安全的話,那她們中隊除了自己,還是值得讓人慶幸的。可一琳她們會遇上危險嗎?很可能現在她們正在設法營救張鈺等群眾呢。許大隊聽到自己的報告了嗎,如果沒有聽到報告,防指又沒從其他渠道獲得信息的話,市裡的主要領導,全市的抗洪主力弄不好就會被水困在大堤上,洪水裡外夾擊,一旦潰堤,後果不堪想像。也許這不敢想的後果已經發生了。不然,為什麼被困如此長的時間,怎麼還沒救援的力量過來,“防指”最起碼也應該弄艘快艇來查看一下災情吧。要是那樣,從西城區跨過清凌江大橋,鼓樓街路口是必經之地。看來,景莉從一開始就暗暗期盼的救援力量指望不上了。
  簡易辦公桌上攤著工作值班日誌。景莉打開,翻到7月30日這天,從抽屜里找出筆,寫下瞭如下文字:上午全隊冒雨疏導交通,接近中午大批疏散轉移群眾,個別沒有來得及撤離的群眾和隊員就近上樓,下午獨自一人被困崗亭。
  窗外,一波一波的水相互驅趕著,水裡似乎掩藏著千軍萬馬在這個地域左突右殺。景莉心中洶涌起巨大的悲戚,翻騰著柔軟的情愫。她想起遠在省城的父母。
  說心裡話,當年,她下嫁柳城,爸媽是不同意的,最起碼是持保留態度,哪個父母不希望兒女繞膝呢,所以當媽媽聽了她的決定後說,既然你決定了那就這麼辦吧!媽媽的下文應該是“你還和我們商量什麼!”可是媽媽沒有說出來。媽媽是深愛她這個寶貝女兒的,沒有前提,沒有條件,從記事起,這愛就一直纏繞在景莉左右,而自己呢?卻總是由著性子做出一些讓爸媽不太高興不太稱心如意甚至讓爸媽跟著擔心跟著收拾殘局的事情或決定。
  “爸,媽:”景莉寫道,“假如你們真能看到這封信,請原諒女兒的不孝,你們的女兒已經不在了。女兒不爭氣,我是真的沒有能力去游這幾百米遠的逃生路了。值得慶幸的是我的隊員都逃了出去,我們負責區域內的群眾也都沒事。所以我很高興,你們不要太悲傷。
  “爸,媽,人都說養兒防老,把孩子辛辛苦苦養大,就是讓她們將來盡孝心的,可是有的子女生來是給父母盡孝的,而有的卻是為給父母惹麻煩而生的。我大概就是這後一種吧。從小到大,你們慣著我,寵著我,含辛茹苦把我養大,本想工作了在你們身邊儘儘孝心,可我又隨著高志這個壞家伙來了柳城,弄成現在這樣,更平添了你們無窮地擔心和牽掛。想想看,這一輩子,你們真的是白養了我這麼個不孝的女兒。”
  (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  (原標題:女子中隊(十八))
創作者介紹

新居入伙

yb90ybjb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