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徵兆被鏟除
  59歲的蔚仙枝是朔州經濟開發區穆寨村農民。2005年,塞外名產陽高杏在朔州售賣價格暴漲,數十年種菜、種玉米的蔚仙枝動了種植陽高杏致富的念頭。2006年3月,蔚仙枝花3.7萬元從陽高縣購進2000餘株優質杏苗,種植在自家位於二千畝方二框七號5.2畝的承包地里。其後幾年,蔚仙枝像呵護自己的孩子一樣,按期為杏苗澆水施肥,噴灑農藥,盼望著早日長成,結果、生財。
  功夫不負有心人。2009年,她的杏樹開始掛果,成熟後的杏兒,除送給鄰裡、親朋、好友品嘗外,其餘均向市場出售,收入近1萬元。
  嘗到甘甜果實的蔚仙枝,從此更加精心照顧杏林,而這片杏林也沒有辜負她的期望,越長越壯,杏果越結越多。到2011年時,產量已近3000公斤,銷售收入近5萬元。
  2012年6月14日下午,蔚仙枝杏林里傳出的裝載機轟鳴聲,一下子碾碎了她的致富夢。8月25日下午,蔚仙枝在其家中對記者說:“那天下午三四時,我正在家裡洗衣服,鄰居突然推門進來告我說‘你快去看看吧,朔州經濟開發區派人鏟你的杏樹呢!’我聽後連手也沒擦,就往我的杏樹地里趕。等我趕到時,我的杏林已全被鏟光了。看著一棵棵倒地的杏樹和掉在泥土裡的一顆顆青杏,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2012年6月30日出版的朔州經濟開發區內部刊物《朔州開發》,詳細報道了這次鏟樹行動。該報道稱:6月14日,我區公安分局、土地分局、招商局、綜合執法大隊等部門聯合對華電2×300MW級熱電項目落地前地上附著物進行鏟除。區管委會副主任蔚強現場指揮工作;本次活動出動車輛12輛,裝載機4台,完成了30餘戶226畝土地上附著物的測量、記載工作,詳細記錄了地頭間杏樹、油松、玉米、黃芪等地面附著物的數量、品種,以及土地面積,並留存了現場影像資料;鏟除中,公安分局、綜合執法大隊等部門協同維護現場秩序,組織人員現場指揮大型機械挖掘;整個鏟除過程中,沒有發生任何衝突事件。
  蔚家一位鄰居對記者說:“我們都被人家擋在警戒線外,哭的哭,罵的罵,他們擋住不讓我們上前衝到地里,任憑你哭喊,根本不搭理你。”
  蔚仙枝給記者遞上一疊其杏林被鏟除後其子拍攝的一組照片。照片顯示,一棵棵三四十釐米粗的杏樹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地上落滿了未成熟的青杏。令人驚嘆的是,不少青杏還頑強地掛在倒地杏樹的枝頭!“開發區鏟我們的地,事前沒有公告,村委會也沒人通知我們。”
  索賠遭拒哭無淚
  蔚仙枝的杏林被鏟後,她大病了一場。想著自己七年的汗水付諸東流,她猶如萬箭穿心。一周後,她拖著尚未痊愈的身子,開始找朔州經濟開發區有關部門和管委會領導,要求賠償她的杏樹損失。
  但是找尋的結果讓她欲哭無淚:相關部門間不是推諉,就是不理。而有關領導,蔚仙枝即使在其辦公室門前等上一天也見不著面。兩三個月後,身心疲憊的蔚仙枝不得不停止了找尋。
  今年春節過後,於心不甘的蔚仙枝再次踏上了找尋賠償之路。
  蔚仙枝的找尋,很快有了結果,但這個結果卻使她更加傷心。2月21日,朔州經濟開發區投訴中心,針對她反映的問題,給了她一紙“處理情況答覆意見書”,該書稱:2005年10月穆寨村由朔城區小平易(鄉)整體劃歸朔州經濟開發區,2006年6月開發區對穆寨村及土地附著物進行攝像備案,併發布公告,告知轄區村民嚴禁在歸劃範圍內的土地上私建亂建永久性建築物、搶種搶栽各類苗木,否則在征收土地時不予補償。2006年10月份以後開發區組織相關部門對轄區內違法私批亂建、搶種搶栽的土地附著物予以鏟除……蔚仙枝土地上種有經濟樹木,但無圖像資料記載,屬搶栽的樹木,不在政策允許的賠償範圍。
  蔚仙枝對記者說:“拿到這份意見書,我一下子就蒙了。穆家寨村有近5000人,他們都看見我種杏樹是在2006年3月,你開發區政府那年6月攝像,咋就把我的杏樹攝不進去呢?因為你政府沒有圖像資料記載,就能說明我是搶栽的樹木嗎?我是個農民,自小就知道種樹要在每年的清明前後,過了這段時間,那種上的2000多棵杏樹能有那麼高的成活率嗎?再說了,你開發區2005年就徵了我承包30年的耕地,到2012年鏟我杏樹前賠償過我一分錢嗎?還有,國家土地法明文規定耕地不能摞荒一年以上,你開發區領導難道就不知道嗎?”
  對這份意見書十二分不服氣的蔚仙枝多次找該中心主任宋煥才申訴,宋對蔚反映的問題開始是敷衍,後來實在厭煩了,就對蔚說:“你也不用再找我了,實話對你說,我對你反映的問題是上不傳,下不達。”碰了釘子的蔚仙枝隨即又多次找朔州開發區管理委員會黨工委副書記李世堂。李世堂回答她說:“你反映的問題,我們開會再研究研究,看看怎麼處理。”今年五六月間,蔚仙枝終於找到了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主任郭連厚,郭主任的回答仿佛讓她看見了希望:你回去讓穆家寨村委會給我們把你反映的情況報上來,我們再研究處理你的問題。蔚仙枝對記者說:“那天我回到村裡直接找了村主任,把郭主任的意思說給了他。可是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把我的情況報上去了沒有,反正後來我再去找郭主任,是怎麼也見不上了。”
  簡單粗暴惹人怨
  據介紹,朔州經濟開發區成立於1992年,2006年9月通過國家發改委審核並公告,規劃面積為16.4平方公里,分為東西兩個區,東區為工業園區,西區4平方公里為朔州城市總體規劃的副中心區,即集朔州商貿、物流、教育和科技於一體的新城區。
  有資料顯示,該區自建區以來,由於管理體制、土地、規劃等多種原因,發展步伐緩慢。2005年前,入區企業寥寥無幾,經濟總量少得可憐,“主要依靠土地出讓維持財政收入”。由於西區納入城市總體規劃,房地產開發熱火朝天,以至於外界譏諷開發區為“房地產開發公司”。
  2006年後,該區加大徵地力度,然後以廉價的土地資源進行招商引資。2009年該區引入17個項目,總投資意向達99億多元,但截至2011年初,到位資金僅13.7億元。2012年春,總投資達27億元的華電2×30萬千瓦級熱電聯產機組項目最終確定入駐該區,該區對之如獲至寶,立即兌現土地承諾,於是出現了同年6月14日多部門聯合出動,突然鏟除穆寨村農民土地上糧、樹、菜的行動。
  值得一提的是,轟轟烈烈的鏟除行動次日上午,華電朔州熱電項目即在一片狼藉的穆寨村土地上,舉行了開工奠基儀式。截至記者採訪時,該項目工程仍在施工當中。
  也許是惺惺相惜,穆寨村不少村民對蔚仙枝的遭遇非常同情。一位村民對記者說:“2006年3月,蔚仙枝從陽高買回了杏樹苗,當天全家上陣,一棵棵地往地里栽。她兒子在區管委會一個單位上班,下班後總是連飯也顧不上吃,就去幫她栽樹。種樹跟種莊稼是一樣的,也要趕時節。我們村裡有人見蔚仙枝一家人忙不過來,還去幫助她栽樹呢。開發區派人在那年6月去那裡照相時,蔚仙枝家的杏樹苗已經齊刷刷地立在她家地里了,不知道為什麼就沒給照上,反而硬說是她搶栽呢。”
  另一位村民說:“據我所知,今年過了年後,蔚仙枝不下三四十次到開發區找人要求賠償她的杏樹損失,每一次都是希望而去,失望而回,回來就哭上一次。我們真想象不出開發區領導的心腸就那麼硬,蔚仙枝的2000多棵杏樹就白白地給鏟了。”
  朔州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位於朔州市區振華東街51號。8月26日上午記者就蔚仙枝杏林被鏟一事到此採訪時,被告知須經過該區黨工委副書記李世堂同意。記者回頭找李世堂時,碰巧其“剛剛外出去開會”。當日近午,記者接到李世堂的電話,聽明記者意思,李世堂答應書面回答記者的提問。下午5時,記者收到李世堂以朔州經濟開發區信訪聯席辦發來的郵件,該郵件稱:2006年6月開發區管委會對穆寨村土地及地上附著物全部進行攝像登記,同時發佈公告,從此嚴禁村民在規劃範圍內私建亂建永久性建築物、搶栽搶種各類苗木。否則,土地征收時地上附著物不予補償。2008年以後,開發區實行綜合地價,凡公告之前、攝像備案時有記載的附著物,在綜合地價的基礎上另加補償;凡公告後搶栽搶種的附著物,一律包含在綜合地價里,不再另行評估補償。蔚仙枝所反映的情況屬公告之後搶栽搶種的苗木,其附著物補償已包含在綜合地價里了。
  該郵件最後請記者協助做通蔚仙枝思想工作,使之不要再找有關部門反映其問題。記者將郵件內容在電話里詳告了蔚仙枝,蔚仙枝久久無語。過了幾分鐘,她在電話里哽咽著說:“他們(開發區管委會)為啥只相信(他們的)錄像資料了?為啥不來村裡調查調查呢?我的杏樹不能讓他們白鏟了……”
  本報記者 王正煒  (原標題:朔州蔚仙枝七年汗水付東流)
創作者介紹

新居入伙

yb90ybjbw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